快看那个大佬

字:
关灯 护眼
快看那个大佬 > 这个路人过于冷静 > 146.抱歉,我不是商学院的

146.抱歉,我不是商学院的

不想错过《这个路人过于冷静》更新?安装快看那个大佬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有防盗,谨慎观看,慎入。)
  
  陈默放下签字笔,左手搭在右手手腕上,轻轻的转了转手腕。
  
  教室里面现在还没有交卷的人,这次的试卷的计算量还是很大的,大家都很认真,毕竟像是陈默这样来蹭考,无所顾忌的跳步骤的学生还是比较少的。
  
  不说最后一道大题,最后几道题真要按步骤写都有的写的。不论是变态保送的学霸,还是普通学生,此时大家都在埋头苦写。
  
  教室讲台上方的时钟堪堪走过“9”的刻度,将将过了四十五分钟,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刚刚过完一半。
  
  包括房泉在内的几个学霸,此时其实也都快写到最后一道大题了。
  
  房泉自己也开始解最后一道大题了,写的时候还余光扫了眼教室,发现还没有交卷的人长呼了口气。
  
  也有种理当如此的感觉,这套题比他想的要难上不少。也是幸亏有幸跟李教授学过一段时间,对他的风格比较了解,不然这套题他可能没有这么顺的做下来。
  
  但是哪怕之前有过了解,之前做的时候,前面几道题也卡了他不少时间。
  
  此时看了眼最后一道题,房泉长长的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眼时间,握着签字笔的手都不自觉握的更紧了些。这道题的题量未免也太大了吧,有些点他还有些模糊,还剩下四十五分钟的时间,他确信这些时间内他根本写不完这么多的内容。
  
  要把这套题写完他最少也要一个下午的时间,还不包括细节的计算。
  
  现在这仅剩的时间只够他在草稿纸上大致的理一个解题框架,但框架的方向还不一定对。
  
  最后房泉咬牙选择,闷头望着一个曾经李老师给他们讲的建模案例上套了起来。能写多少是多少。
  
  现在他完全不想提前交卷的事情了,只希望在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他手速够快,能写到三分之一左右。
  
  额头都出了一些虚汗。
  
  教室里面不少学霸也是这样,但是因为没有像如房泉和陈默这般对李教授的出题风格曾有过些接触,以至于他们前面的题目做的都很快,除了打草稿花了点时间,加上写字没有陈默快之外,速度,其实是和陈默差不多的。但是到后面的大题,速度明显降了下来。
  
  特别是做到最后一道大题的学生,此时都有些傻眼了。
  
  他们现在是在考试吗?
  
  这种程度的数模论文怎么可能在考试的时候写完。他们哪怕以前竞赛的时候接触过数学建模,但是和这个不是一个层次的啊。这个计算量也未免太庞杂了。
  
  这考试时间内他们根本搞不完啊……
  
  不少同学都倒吸了口冷气。看了眼时间,有不少就像房泉一样没有花费时间去破题,找了以前见过的类似研究模板套了起来。有的头铁的直接堆了一堆公式开算了起来。还有的直接不解题了,在答题纸上写起自己大致的思路框架。
  
  ……
  
  陈默这边大致检查了下后,抬头看了眼时间,又看了眼还在认真做着题目的白伊彤。陈默轻轻的弯了弯眼茧,没有交卷,他不是那种事事喜欢争第一的那种人,一切自己舒服就好。
  
  把卷子翻到第一页,从六十分之后的部分看了起来,脑海中打着腹稿,一道题一道题的在脑海中反推几种运用到基础高数公式的步骤和过程,一道道看到倒数第二题。
  
  到时候试卷改完,听课的时候,白伊彤要是不懂,他就可以现给她讲了。
  
  内心里给自家女朋友加了个油,然后认真低头验算了起来。手中没有笔,陈默伴随着思考,指尖轻轻在试卷上轻轻触碰着。
  
  这里是一片安静,除了呼吸声,就再没有其他杂声。教室里面充斥着一片浅浅的书写声,细细沙沙的声音就没有停止过。
  
  ……
  
  虽然陆老师说考试前说这次考试没有考试结束前三十分钟才能交卷的说法。但是这次考试没有一个人在结束前三十分钟的时候能写完交卷。
  
  直到最后时间终于过完了一个小时,到了正常考试可以交卷的时间,教室才稍稍嘈杂了起来,打破了之前只有签字笔哗哗的声音。
  
  不是学霸们交卷了,而是一些对数学这块相对不熟悉的同学,看到最后一道题后确认自己一点思路都没有,就干脆放弃了,检查完前面的题后,没有其他可干的,收拾笔袋,准备交卷了。
  
  而最后半个小时内学霸们都在奋笔疾书,手中的笔都已经从笔袋里换了好几根了。
  
  陈默看着有人去讲台那里交卷后,便也站起身跟着这波交卷的热潮把卷子交了。
  
  走到讲台那里,还瞥了眼自家的女朋友。白伊彤此时也写到了最后一道题,虽然小脸十分严肃,看上去没有什么解题思路,但是还是尽自己所能,往上面写了一堆公式,还有下午陈默给她讲的一堆专有名词。
  
  陈默看着笑了笑。将卷子递给了老师后,便跟着其他交卷的同学一起向阶梯教室外走去。
  
  陆鸣这边已经开始判卷子了,低头接过新交上来的卷子的时候,下意识翻看扫了眼。
  
  本以为这张卷子也是和之前的一样,后面最后一道题基本上一个字没动。
  
  但余光扫过去却诧异的发现,最后一题居然写的满满的一张答题纸。
  
  嗯?
  
  居然写了?
  
  还写这么多?还提前交卷了?
  
  (以下是防盗章节,一小时后刷新。)
  
  陈默放下签字笔,左手搭在右手手腕上,轻轻的转了转手腕。
  
  教室里面现在还没有交卷的人,这次的试卷的计算量还是很大的,大家都很认真,毕竟像是陈默这样来蹭考,无所顾忌的跳步骤的学生还是比较少的。
  
  不说最后一道大题,最后几道题真要按步骤写都有的写的。不论是变态保送的学霸,还是普通学生,此时大家都在埋头苦写。
  
  教室讲台上方的时钟堪堪走过“9”的刻度,将将过了四十五分钟,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刚刚过完一半。
  
  包括房泉在内的几个学霸,此时其实也都快写到最后一道大题了。
  
  房泉自己也开始解最后一道大题了,写的时候还余光扫了眼教室,发现还没有交卷的人长呼了口气。
  
  也有种理当如此的感觉,这套题比他想的要难上不少。也是幸亏有幸跟李教授学过一段时间,对他的风格比较了解,不然这套题他可能没有这么顺的做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快看那个大佬 重生之大涅磐 星河贵族 灭尽尘埃 重燃 杨晟已过万重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