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那个大佬

字:
关灯 护眼
快看那个大佬 > 苟在游戏开服前一百年 > 第二七六章 了结

第二七六章 了结

不想错过《苟在游戏开服前一百年》更新?安装快看那个大佬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随着方长一脚,地牢天塌地陷,唯有方长站立之地周围安然无恙,仿佛有什么神秘的力量阻挡着那些崩塌的土石。
  
  与此同时,空气仿佛凝结无形台阶,方长拾阶而上,走出地牢。
  
  天上阳光微暖,地上方长负手而立,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在他身后沈秀文和小石头都被无形力量禁锢,也是一种保护,刚才的动荡未能损他们分毫。
  
  好一会儿。
  
  才见不远处狂涌的灰尘龙卷,土石轰鸣中,一个人影灰头土脸地逃出。
  
  刚才方长的一脚震塌了整个地牢,林真虽是第一个跑的,却是最后一个逃出来的。
  
  当然,相比那些永远被埋葬在地下的狱卒牢头,他算是比较幸运的。
  
  只是当他看见方长那张在他记忆中无数次闪过的面孔,他身子不自觉颤栗,瞬间失去了所有力量。
  
  “仙师,再饶我一命……”
  
  他猛地跪了下来,一如当初再遇之时。
  
  方长却道:“我这人一向说话算话,既然说了要给你想要的东西,你为何要跑。”
  
  林真一愣,就见方长朝他手指轻轻一点。
  
  空气泛起涟漪,本不该在绝灵之地存在的灵气骤然涌现,好似乳燕投林般涌入到林真体内。
  
  那是方长主动输出自身法力,在天地短暂消化不过来的情况下,人造出大量灵气。
  
  林真还未搞懂什么状况,就体会到了一种前所未见的神奇力量。
  
  他进无可进的血影神功此刻就像受到什么指引一般,自行运转起来。
  
  血气被提纯,凝结,牵引着天地间弥漫的灵气化作一种神奇的力量。
  
  明明是生死关头,林真心底却涌现出无限的感动。
  
  他苦苦追寻的力量,他梦寐以求的力量,竟在他最绝望的时刻出现。
  
  他的全身血气都被转化为法力,他利用燕国开国战争所吸收的庞大血气此刻都成了他不断突破的资粮。
  
  炼气一层,炼气二层……
  
  直到炼气圆满!
  
  林真双眼猩红,流露出无尽的兴奋之色,百年积累一朝爆发,带来的收获是他难以想象的。
  
  他几乎笃定,只要自己再进一步,他枯竭的身体就会重复青春,他可以活出下一个百年。
  
  兴奋的同时,他心中不免闪过一丝疑惑。
  
  难道仙师念着往日情分,真的愿意帮他一把?
  
  还是仙师刚才说的故事是真的,他虽然错了,但也无意中帮助仙师突破了,所以仙师既往不咎。
  
  但下一刻……
  
  “不!”
  
  林真只觉周围原本温和的环境突然变成一张吞噬一切的巨嘴,他还未来得及好好感受的法力不断向外泄去。
  
  林真用着各种自己能够想到的方法,想要止住外泄的法力。
  
  可面对绝灵之地的天地规则,又没有方长这等如渊似海的强横法力,他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一身得之不易的法力好似漏斗一般往外泄去。
  
  原本兴奋的神情逐渐绝望。
  
  他呆呆看着方长,而后猛然清醒,语气哀求,卑微到泥泞之中。
  
  “仙师,救救我,求你救救我。”
  
  法力乃是他浑身血气凝聚而成,如今法力散去,他一身血气也随之不存。
  
  没了这身以魔道法门汲取来的血气,他拿什么支撑自己腐朽的身躯。
  
  散去的不仅仅是他的法力,还是他的生机。
  
  方长神情淡漠,不为所动。
  
  “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我不要了,我什么都不要了。”
  
  林真的容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老起来,鹤发童颜变成鸡皮白发,眼神浑浊,连说话都变得困难起来。
  
  久久不见方长回应,他的意识逐渐丢失,眼前一片模糊,有一幕幕画面逐渐自脑海中闪过。
  
  年幼遇仙,少年成名,继而得志,老年求长生,自悟魔道法门,为求血气不惜掀起战争,涂炭生灵。
  
  可无论他如何算计,直到最后才发现,原来从一开始他就不可能成功。
  
  杀死他的从不是方长,而是这方天地。
  
  “老天爷,你真是不公平……”
  
  ……
  
  眼见林真当着自己的面衰老而死,方长面色不悲不喜,没有什么触动,就像轻轻掸去一只小虫子。
  
  于他而言,林真不过是他漫长路途中的一个小小过路人,就和路边多看了一眼的杂草差不多。
  
  “小石头,该你了。”
  
  方长目光终于投向林磊——这个因为他需要一个借口而改变命运的孩童。
  
  林磊看着心目中战无不胜的国师大人如同一只可怜虫般卑微地死在自己面前,心中震撼甚至压住了对死亡的恐惧。
  
  他是听着真爷爷的传奇故事长大的孩子。
  
  他也曾亲眼见过国师大人一人独斗景国皇室三大镇国供奉,奠定景国武林第一人的威名;
  
  他也曾见过国师大人单枪匹马于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那是何等威风;
  
  燕国皇上视其为座上宾,授予护国大法师的名号,麾下十万青龙军足以颠覆皇权。
  
  可就在刚才,国师大人死了,就像一只虫子般死去。
  
  他的信仰崩塌了。
  
  直到母亲的抽泣声将他唤醒。
  
  “相公,他是小石头啊,是你的徒弟,也是你的儿子啊!”
  
  沈秀文跪倒在方长面前,眼眶通红,苦苦哀求。
  
  林磊看了看哀求的母亲,又看了看不悲不喜的方长,苦笑一声道:
  
  “娘,不必求他了,他如今已经不是我的师父,也不是你的丈夫了。”
  
  “这一切都是假的,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林磊悲愤大笑道:
  
  “从一开始我们娘俩就是棋子,是助他修行的棋子!他和国师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国师败了,他胜了。
  
  成王败寇,没什么好说的。
  
  儿子如今的功名自马上取来,早已做好了马革裹尸的准备。
  
  来吧,杀了我!”
  
  林磊看着方长道:“是我背叛了你,与我娘无关,放过她。”
  
  方长面上此刻泛起几分波澜,摇头道:
  
  “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哪里能说得清。”
  
  “小石头,你可知道,就在你向我挥刀之时,我的心也曾为你痛过。”
  
  “我从来没有对不起过你,也不曾亏待过你。还记得被你放弃的鹰爪功吗?”
  
  “那是我记忆未失之时为你量身定做的功法,那是林真梦寐以求的东西,从一开始我就给了你。”
  
  “十年功成,但你走得太快太急了。”
  
  “所以不要说什么成王败寇,给自己找个背叛的借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快看那个大佬 重生之大涅磐 星河贵族 灭尽尘埃 重燃 杨晟已过万重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