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那个大佬

字:
关灯 护眼
快看那个大佬 > 灭尽尘埃 > 第七章 我心北望,划地为痕 下

第七章 我心北望,划地为痕 下

不想错过《灭尽尘埃》更新?安装快看那个大佬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晋旁的蔡道林和曹成刚,早立时神经紧绷戒备起来。
  “不敢,杨大哥自然是能说到做到,但我只是陈述事实,事情是否如实,只需要请询问一声就可明了。”赵晋微微躬身道,只是话提点得巧妙。他手无寸铁,杨阙若是依仗自己存意境的修为动手,那就已经处于下风。
  这一刻杨文渊也已经悄无声息的摁住了腰间的短剑。
  他们若是和赵晋等人公然闹出些什么,虽然不代表双方家族层面上会有什么大碰撞,但估摸着第二天这上林城就会传开今天的冲突,而最重要的,这一切都是因他杨泽而起。自己两个大哥好心为自己出头,但此举最终不免又坐实他杨泽顽劣的名声。他刚平静的当了一段时间的好学生,可不想前功尽弃。
  于此拿捏恰当,杨泽刚好在剑拔弩张的局面下走出来,踏足众人之间。
  杨泽这才望向董萱,道,“他所说的...是不是真的?”
  杨泽的站出令众人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成功让周围那种满弓般绷紧的冲突削弱下去,但此刻还是能听到他声音里一丝莫名的艰涩。
  董萱内心天人交战,似乎对站在自己面前的杨泽有些微微失神,但最终还是迎向他的目光,雪白的面容微微点了点头,“是的。”
  尽管有杨泽来自异世界的灵魂,这一刻看到董萱的点头,杨泽还是有种莫名的钝痛感。虽然知道这并不是属于他自己的情感,就像是对眼前的杨阙和杨文渊一样,他仍然有所触动。那毕竟是原来的杨泽对这个少女深埋了很多年的仰慕。
  董萱那双漂亮的深棕色瞳眸注视着杨泽突然落寞下去的侧脸,用力捏紧了拳头,咬紧嘴唇,但她知道有些话,还是必然要说的。否则说不定,还会有下次这样他不死心的情况发生,道,“杨泽,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们虽然一起长大,但其实两人之间,是不可能的...所以,你还是...放手吧。”
  仅仅是大局上的考量,作为董家未来可能的家主,她的任何一个动作都会被家族严格审视,而她的另一半绝不能是一个拖累。骄傲的董家更不可能依托到蕲春侯的护荫之下去。
  只是这句话过后,她看到杨泽的面容隐没她眼睛氤氲的雾气里,那张疏狂于全王都洒逸的面容掠过一丝从不曾有的哀伤。他的眼睛如针一样的刺痛着。
  他的记忆中有个蓝衫少女,他们在王侯的高门大院中碰见,于是就再难忘记那双动静皆宜的大眼睛。于是就再难忘记她清脆的声音。也忘不了他们一起在府内炎热的夏天里下过的军棋,为争一个落子互不甘心面红耳赤甚至大打出手。以及对自己身陷修行困境中她给出的鼓励。记忆里还以为一直停留在原处,然而实际上已经被无声大洪荒卷走,送入墓地。
  二哥杨文渊的短剑“铮!”一声回鞘,冷笑道,“这就是大司马府未来家主行事之道?好,好得很,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好一个推诿借力,暗渡陈仓。赵晋赵世子年纪轻轻便晋级气海境二品,放眼整个王都,都是少见得很啊。我三弟罕见的废柴一根,驽钝平庸,当然是配不上你们大司马家未来年轻家主的。”
  董萱似乎也被某种言语激到了,若是冷嘲热讽董家,她是决计不会答应的,所以她眼眶虽然红肿,但是漂亮尖翘的脸还是骄傲的抬起,不曾有半分低下头去。
  彰显着她的骄傲。
  杨泽的声音却于此刻如风暴中的翩舟般响起,“大哥,能不能借你的剑用用。”
  长剑从杨阙身后的剑鞘中跳出,然后插在杨泽和董萱之间的木板之上。
  “你要用剑对付我么...”不知为何,看到杨泽一手握住剑柄,董萱心脏在这一刻有些莫名的刺痛感。双手紧捏的指节越发凸出白皙,才使得她抑制住鼻尖的酸楚。
  她下意识想到的不是她用气海境四品的修为将他制服,而是破天荒的想下一刻被他伤到好了,那样也就算割袍断义了吧。
  却看到杨泽握住剑柄,在董萱轻扬下颌的骄傲中,移手“哗啦啦”的在地上划出一道裂痕。
  却抬头对董萱咧开一个令她错愕但微微目眩的笑容,道,“莎士比亚说过,再好的东西都有失去的一天,再深的记忆也有淡忘的一天,再美的梦也有苏醒的一天。我们不需要成为朋友,因为我们彼此伤害过。我也不会与你成为敌人,因为我曾经对你爱慕过...只是从今往后,我们再无瓜葛。”
  说完杨泽提剑而走,至于这里的老板会不会找他索赔,赔多少,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用这样的方式,将以前的那个杨泽本原回忆中念念不忘那位蓝衫少女,和现在的他永恒的分隔出了一条界线。
  我心已然北望,所以必划地为痕。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真他妈的像个诗人。还是那种挂着背包全部家当,落魄卑微不知道明天睡哪个立交桥下的三流诗人。
  而他这番模样越去越远的身后,董萱那淡蓝色罗衫的娇躯终于忍不住瑟瑟颤抖抽泣起来。
  也许她并不知道杨泽口中那个古怪的名字是谁,她流出的眼泪也并不是就为了杨泽对她堙没的爱情,兴许只是她一直坚守的潮堤溃了堤,因为杨泽的那句话里,她失去了一个朋友,也似乎永失了生命中某种最重要的东西,并且再也无法回头了。
  =====================
  那个特此说明,杨泽最后那句并不是莎士比亚说的,原文是不可考的信笔涂鸦。
  还有这周的精华很少,很多朋友书评区好的发言都没办法加精。下周补上。
  总之,求大家的推荐收藏。
  同时总结感谢一下开书以来兄弟姐妹们的打赏。
  感谢【晨☆溪】【阿弓这同学】【寂之天堂】【再微笑】【焱冉】【紫色″輪囬】【江雪舟渔】【太阳上的鱼】【ligno】【暴龙哥丶】【白痴→小猪】【虫需云力】【我未飘林】【司徒图图】【大雪藏弓刀】【呼延傲博】等等139位同学开书以来的慷慨打赏,实在记录不下了。
  鞠躬致谢!
  希望有你们的一直支持下,杨泽这个随时会被掸灭的微末尘埃能走得更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快看那个大佬 重生之大涅磐 星河贵族 灭尽尘埃 重燃 杨晟已过万重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