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那个大佬

字:
关灯 护眼
快看那个大佬 > 快看那个大佬 > 第一章 快看那个……

第一章 快看那个……

不想错过《快看那个大佬》更新?安装快看那个大佬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一闻从水里爬起来,歪歪扭扭的走上了河堤,寻了块干燥地倒坐下来,浑身湿透,衣服黏裹着身体,说不出的难受,一股从饱胀的肺腹蹿上来的猛烈瘙痒酸胀涌到喉咙,他手撑地,咳呛出一大口水。
  “有毛病……”
  “有毛病吗……!”
  河堤车道上车辆穿梭,大概那边的人不会想到,刚刚有人就在眼皮子底下差点溺亡。
  可以确认的是,他刚刚还在办公室里加班到深夜,一不小心趴着都了睡过去,结果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落在了河里,呛了无数口水。
  幸好他那阵子看到久坐危害的新闻不忘给自己办过游泳健身卡筛边打网学了一阵,近乎于费劲力气划水,才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
  在岸边惊魂稍定问了无数遍谁在玩我,大能,主神都无回应后,他梳理前后,确认应该是穿越了。
  他穿越到了一个平行时空的自己身上。
  这个世界的陈一闻,还是十九岁的年龄,方才因为受到了巨大打击,心神恍惚之间,脚下一滑落了水。
  究竟是什么事让这个世界的陈一闻大受打击?
  记忆涌现上来,是了,他此时就读的学校,叫青山商院,他正值大二,挂科了。
  嗨,挂科了有什么,有必要大受打击吗……
  等等,那些记忆的线索开始拼凑完整,这仅仅是挂科的事吗?
  这个世界的陈一闻,沉迷游戏,荒废学业,临到考试,抱佛脚抱不到,就只能走其他门道。
  一个星期之前,他身处商院校园,电话里传来的是一个怂恿的声音,“真的,哥们儿还会骗你怎么的?这次统一补考不过,你就要重修,一门课三到四个学分,一个学分一千块钱,一共就得一万块!而你依靠我们的系统,只需要两千,保你全过!放心吧,研究过了,你所在考点的设备已经老了,还没升过级,我手头上联络的那边可是走华强南市场拿到的新型干扰器,可以屏蔽考场的监控信号传导,只会产生几毫秒的空隙,不会让系统报警,只会以为是不稳定!但这几毫秒就足以传输信息了,到时候直接把答案发送到你的设备上,你就等着接收吧!保证你顺利过关!”
  这个声音的主人叫严宽,是他一个不太靠谱的朋友。答应在补考中帮他作弊。
  这个世界基本和他曾经的时空差不离其,但在科技应用上还要更发达一些,互联网时代更早的来临,此后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业已经普及……
  所以这个时空的考试,是进入考点,每人分发一副眼镜,然后在VR虚拟的试卷前答题,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的那个好朋友严宽,似乎就找到了作弊的漏洞。
  补考当天,进入虚拟答题世界的陈一闻,等待着严宽“奇迹之力”的降临。陈一闻此前的人生中,家庭算是中等偏上,父母做生意,还算有点小钱,结果最近遇上一场危机,父亲事业垮了,外面还欠了外债。
  更重要的是父母其实以他能考上青山商院为荣,这所学校虽说是重点末流,是青山大学下属的独立学院,青山大学是全国排名前十的重点大学,属于青山市最顶尖的学校,青山商院有蹭名头的嫌疑,但也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所以父母经常把他是青山商院学生挂在嘴边,如果得知他在学校里是差到这种地步,还要加上重修的一万块,家里可就真的是雪上加霜不得安生了。
  所以陈一闻拿出身上所有的钱买了作弊答案,准备应对补考。
  但到头来,全程答题过程中,他没有收到任何答案。
  考试结束,回到宿舍,他颤抖着手发讯息询问严宽,“为什么没有答案?你收了我钱的!”
  但严宽没有回复,连电话都打不通,然后手机里传来一条地区推送新闻:“今时,市警方展开专项行动,重拳整治打击售卖使用黑市违法科技的犯罪行为,破获多起利用黑市科技挣取不法收入的案件!”
  新闻的图片上,他刷到了其中一个让他如坠冰窟的画面,一群被手铐着戴上警车的人中,其中之一就是严宽。
  而后的事情就这样了,陈一闻被牵连,虽然并未牵扯到用黑市技术破坏正常社会秩序的刑事违法之中,但却着着实实是上了购买作弊答案的名单,被全校公开通报,只是因为作弊未遂,没按照退学处理,但被取消考试资格,三门课重修是妥妥的了,而且校方还在考虑对他进一步的处理。
  另一方面,他还有个女友,也在此时和他分了手。
  大概对于此时的陈一闻来说这算是经历人生的连续挫败,他心神憔悴的在校外这个河堤边上抽闷烟,结果遭遇了意外。
  ……
  现在看来,这个世界的自己也真是祸不单行,够倒霉的。
  好在,从眼下的记忆中了解到,父母仍然是自己前世熟悉的生父母,虽然这辈子他们从事了不同的事业,生活轨迹有所不同,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父亲叫陈家钱,虽然严重怀疑这个世界的祖父让父亲取这个名字是不是有“衣食无忧”之类的寓意,但看来大俗大雅的风格,两个世界都是get到了的。
  母亲叫秦慧如,为人倒是挺温和,除了从小到大辅导作业除外,陈一闻身上挨过最多的打,不是陈家钱的铁拳,而是秦慧如的晾衣架,这点也差不多。
  所以情感是一脉相承,那些记忆都真实存在。
  陈一闻只觉得心头大幸落了地。
  父母尚在,一切兼安。
  他无暇思索这是否是某种无法解释的量子超弦现象,但他清楚的知道,就在刚才,上帝掷了骰子。
  他可能才见证且亲身经历了世界最大奇迹,但却无法与外人诉说。
  与眼下的这一切相比,什么挂科啊,重修啊,作弊被通报啊,失恋啊……
  都特么是渣渣!
  垃圾!
  ……
  拍拍屁股,陈一闻起来准备往学校走,他现在一身的邋遢,总该回去换身衣服,忽的看到河堤对岸那边,已经里三圈外三圈的攒了无数的脑袋,想来是为此间发生的动静围过来的,片刻之后,陈一闻看到那边有熟悉的面孔张大了嘴巴。
  那人好像认识,一个班的,似乎叫做赵鑫,看到陈一闻起身,那货转身就跑了,冲到了校门口,对正出校门的一些同班的人喊道,“卧槽!陈一闻这煞笔刚刚想不开跳河去了!”
  “……”
  一群人纷纷掏出手机,劈啪啪啪打字群发不说,遇到人了还奔走相告。
  “……”
  于是他陈一闻失恋作弊通报饱受打击,跳河未遂又灰溜溜回学校的新闻,迅速口口相传。
  ……
  陈一闻进了寝室,寝室内一干人见了鬼一样把他给瞪着,旁边玩游戏的死党刘昱跳了起来,拿出手机指了指屏幕,“都在说你想不开跳河了。咱们班上的群都要爆了,你特么没事吧?你成大新闻了!”
  看着这个世界寝室里一个个目瞪口呆的室友,陈一闻摇了摇头,说了句“我去洗个澡”,拿了换洗衣服,进了四人间寝室的洗漱间冲了个热水澡。
  室友三人看着陈一闻淡定的神色,从容的行为,听着他走进洗漱间里不一会哗啦啦的水声,面面相觑。
  个子高大的卓俊开口道,“陈一闻这是怎么了?觉不觉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中分头的胡利京翘了翘兰花指道,“我看一些书里说,人这辈子都要经历一次大彻大悟,陈一闻跳河自杀未遂,等于是重获新生,经历过死亡的人,看问题的方式方法都会不一样,会觉得这个世界焕然一新!一定是这样!”
  刘昱道,“按理说他不像是会跳河的人……但谁知道呢,问世间情为何物啊……希望他这次能从赵玥阴影下走出来吧!”
  陈一闻洗了澡换了干净衣服出来,有人来到寝室噔噔噔敲了下门,带了个话,“陈一闻,辅导员秦文权让你去办公室!”
  秦文权,是两个辅导员之一,陈一闻回忆了一下,知道对这个辅导员没什么好印象,擦干了头发,和小心翼翼观察陪聊的室友三人摆摆手,说,“我去去就回。”
  来到办公室,陈一闻进入,看到桌子前有个油头粉面,戴黑边眼镜,显然很注重自己仪容的男子,本来在翻看资料,看到他进来,手上东西一丢,斜靠在椅背上,上下打量他,慢条斯理道,“陈一闻啊……你这次问题是相当的严重啊!你知不知道你现在问题在哪里,作弊,买黑市答案!什么人在搞这些事情,都是些犯罪分子啊陈一闻!你现在很危险啊!警方把这事列为专案!要不是学校出面,警方这事牵连到你身上,你一辈子都得毁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快看那个大佬 重生之大涅磐 星河贵族 灭尽尘埃 重燃 杨晟已过万重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