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那个大佬

字:
关灯 护眼
快看那个大佬 > 快看那个大佬 > 第七十章 报之以歌,岁月神偷

第七十章 报之以歌,岁月神偷

不想错过《快看那个大佬》更新?安装快看那个大佬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众人到了休闲酒吧的内场就坐,十来个人,点了好几打啤酒,一些小吃,还有个所谓此处酒吧的特色——“火锅底料”,也就是一个大铝锅盆子,里面放着冰块,青柠,柠檬片,圣女果一些花花绿绿的“材料”,然后一瓶瓶啤酒起开,往里面倒,满满一盆,再用勺子舀酒杯子里喝,颇为豪爽,也别有风味。
  饭局上的热度继续,不过既然是休闲水吧,讲究的也就是个氛围,并不喧杂,在中央小台子上唱歌的乐手也以轻柔的旋律慢歌为主。
  周边的扇区已经落座了不少人,有身着套装的白领,有闺蜜太太姐妹团,有谈事情的大叔团,也有人安安静静单独坐着,不想在更为僻静的咖啡馆或者书屋,而在这种有氛围却又不会有蹦迪式酒吧的那种喧闹,能感受到自己不是一个人的地方喝点小酒微醺,回忆回忆往事,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陈一闻到没有融入到酒桌的氛围之中,兴许是和众人喝了几杯酒下肚,反倒是在言笑晏晏环境中产生了些微的剥离感。
  上一世他生活要说不如意,也说不上吧,反正中规中矩,秦慧如和陈家钱也都小老百姓,单位里干了一辈子那种,陈家钱混了个副总工程师,秦慧如当了个老总赏识的会计师,算是心腹,陈一闻听说他们年轻时候曾一度想过出来下海,陈一闻估摸着这一世自己的父母大概走的就是这条节点的路线。
  前世的人生,从小到大被当工程师的陈家钱赶着走,用他画图纸的笔给自己规划了一条几乎不会出错的道路。从小就被教育学理科,以后出来也子承父业。中学时鼓起勇气送一个女生回家,结果半路上被尾随他回家的陈家钱秦慧如给抓包,此后心里就一直有了阴影,总怀疑自己父母是两个巫师,而他就是他们麻瓜孩子,他们总能够用各种办法监控他在学校的一举一动,并在需要的时候开个传送门来到他面前。
  高考毕业那年有女生打电话到家里问他填报志愿,甚至邀请他出来喝奶茶,给他没填完的同学录。无一例外都被自己老父以他要做好上大学的充分准备没空而挂断了。
  后来就是按部就班的路,不负父母的寄望上了一所还不错的大学,然后毕业进了大公司,干活卖力被赏识,那就天天跟着老板跑,带团队,年年被评为公司骨干,老板忠犬,加班标兵,临出事那一天,他还在拼命加班加点,而后昏睡了过去,来到了这个时空的另一个自己身上。
  这个自己没有从小到大所受的约束,他今天所做的这一切,制作视频,拐带一帮朋友和丁诗媚,参赛,得奖,这些都是前世的他所没做过也不可能做的事情。
  也是他前世想过,却从未做过的事情。
  如果说前世就那么消逝了会不会有遗憾,可说到底他当年三十来岁却实际还一事无成的老男人,又有什么可遗憾的?
  没谈过几次恋爱,曾经那些最单纯年月里风花雪月的喜欢,都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那么之后便再没有那种年轻时候纯粹的悸动了。
  曾一度想抛开公司和身边的一切,开起自己的越野车去无人区,逃离人类,一走了之。
  可没想到这个放在心中的终极梦想,却是以眼前这种形式来实现的。
  这一走不是八万里。
  这一走就是时空之旅,虫洞广义狭义相对论量子力学奇点爱因斯坦原地爆炸。
  只有去路,没有归期。
  人生的另一种可能在眼前开启。
  新世界以这样的方式痛吻,而自己要怎么样,难道要报之以歌?
  不知是谁轮番来邀酒,一连喝了好几杯。
  方才介绍过叫吴俊的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话也多了,也活跃了,更是主动频繁打圈喝酒,不明里针对丁诗媚,可他每次打一圈过来一饮而尽把杯子举在面前,丁诗媚总不能一口也不喝。
  而且吴俊总会说一句,“我一口闷了,你喝一口就行了!”
  但往往这样丁诗媚也会对等的一口喝尽。不过其实看得出她不常喝酒,只是配合大家的气氛不至于扫兴,一张脸其实已经发红。
  喝酒上脸,陈一闻记得有医生说过这是体内乙醇代谢受阻,引起血管扩张,才会表现出面部发红的情况。这是肝脏不好,不太能喝酒的标志。但别说是在场的红男绿女,就是很多酒场老手,也不会在意这个。
  陈一闻就道,“要不我来帮她喝吧。”说着陈一闻把丁诗媚面前的杯子拿过来。
  这个举动立即引起了一阵“不许!”“怎么行!”的起哄声。
  徐艺宁干脆道,“得了吧,陈一闻,别演了,我们知道你和丁妹之间多半什么关系都没有!你们两个还假装呢!”
  向思齐就道,“是啊,是不是丁妹让你演一出,帮她挡掉那些狂蜂浪蝶啊?太老套了吧!演一下差不多得了!”
  罗庆和王东华在旁边看他,都有些爱莫能助的神情。
  吴俊握着刚喝干的空酒杯,一副淡然看穿的神态悠然望着陈一闻。心道你们俩并非那种关系,又何必强装这么一出戏呢。
  陈一闻又看了丁诗媚一眼,她也盯着自己,喝了酒扉红的两颊,让她眸子迷离间又冲陈一闻露出淡而无奈的笑容。
  陈一闻就想着这是逼我出绝招啊。
  面对一干盯着他脸上一丝一毫的变化,似乎随时准备抓包戳穿他坐实这件事的人,陈一闻起身,刚好在扇面中央台前的那位乐手一曲清弹旋律结束的时候。
  陈一闻径直上台,跟对方要了一下手中的乐器,这种休闲酒吧并不需要特殊说明,有客人想要上前献唱一曲,本身就是正常而且欢迎的事情,甚至也是一个气氛点。很多其他客桌都会自发的给予关注和鼓励性的喝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快看那个大佬 重生之大涅磐 星河贵族 灭尽尘埃 重燃 杨晟已过万重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