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那个大佬

字:
关灯 护眼
快看那个大佬 > 快看那个大佬 > 第六十九章 打扰了!

第六十九章 打扰了!

不想错过《快看那个大佬》更新?安装快看那个大佬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向川对程旅人只是有所听闻,毕竟《岁月神偷》的歌是他出品的刘启荣电影主题曲,如今再得到刘启荣的确切信息,这回则是打了几个电话,问自己乐坛的老熟人,或者在音乐上面颇有些话语权的朋友。
  
  “老周啊,跟你打听个事儿,程旅人这个音乐人,你怎么看?”
  
  “张扬,嗨,是怪我,最近也是事忙,不是跟你生疏了……行,行,你来我肯定赴约……言重了,哪里的话。对了,你知道程旅人吧?……是,我也在关注……”
  
  王向川一连几个电话后,收获的都是诸如“真是乐坛一纯粹妙人!”“职业是老师,却洞悉世情,经历丰富,让人很想探究他这个人的才华和过去!”“这个时代需要的那种音乐人!”以及“是青山之月光,是潺潺泉水旁的白花,是梦中山谷最纯净的风,是缱绻美梦后醒来惆怅的夜!”此类的评价。而且他很难相信,这些都来自于平时那一个个眼高于顶的自负才华者。
  
  说明在那些专业领域的人眼里,“程旅人”无论天分还是实力都得到了认可和褒美,而并非糊弄行外人的小聪明之流。
  
  要是告诉这些人,程旅人只是在校大学生,会不会崩塌他们的三观?
  
  最后,王向川将电话打给了刘启荣。
  
  “说说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是我冯老师从小带着的孩子,小时候据说调皮捣蛋,上房揭瓦……”
  
  “这一般都是聪明的表现。”王向川点头。
  
  “其实当时见着印象没多好,小子老成得很,我还是挺看重冯老师家那孙女。倒是没想到那个青山的大学生视频比赛脱颖而出了,后面又拍了些挺机灵的短片,首都大学生电影节获奖,在会场很敢说,结果导致整个电影节都被冷处理,他偏偏又跳出来,重新在综艺平台上证明自己,片子我也看了,有点意思,很有想法。结果没想到,呿,这小子这方面也挺有天赋。”
  
  王向川笑道,“你之前不老说他和你很像……得了吧,你那五音不全,这方面就没法和人相比……”
  
  刘启荣隙着眼睛,在电话这头撇撇嘴,“那又如何,至少我这导演的实力上,还是要远远超过那小子的!”
  
  刘启荣想着陈一闻的片子,以他专业的角度来看,确实有很多问题,有的看得出是外行的手法,不过构思上面这点确实是独树一帜,差得都是技术性的东西,譬如运镜构图技巧,快速摇摄,对焦和散焦等等。而在一些转场,蒙太奇场景,以物喻事,拍摄创意上面却好似有如神助,这就不得不归功于让人妒忌的天分了。不过转过头来,自己三十四岁才得奖,事业爆发期都在四十岁期间,这么一想,好像又意兴索然,顿时感觉不香了。
  
  王向川道,“本来你说那个雏鹰计划,我觉得也就是个期头,咱们这一代人,经历了多少,以数十年计,才有了眼下的基础。我们做的,多半也都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事,现在竟然也能看到点希望和苗头了。”
  
  刘启荣知道,以前的老人们,若不是有合同在身,或者迫于形势站了对家,还有的王向川直接拒绝了那些抛弃身家的跟随者跟他们一起冒险。他们等于是被逐出光影集团后,无兵无将。
  
  而现在,就好像以前认为只能伴飞的雏鹰,突然能独当一面,一起并行了。
  
  刘启荣又道,“你在动的那几个项目,能不能透露一下,这回咱们是干什么事儿?”
  
  刘启荣一直觉得,从王向川剥离光影集团,过程似乎并不就是所谓的被逐而出,以王向川没有搞出大动静破坏性报复的行动来看,对这个老朋友一贯的认识让刘启荣觉得,对方更像是在主动进行战略撤圜,而究竟是在谋策着什么。
  
  能让王向川放下光影集团的权柄,要知道他可是国内电影圈的川爷,仅是个人的威严威望,就能让那些资本蛰伏在他指挥旗号令下的人。这回被偷袭而落寞,难道真的是电协势力庞大而不可抗拒?
  
  停顿了片刻,王向川这边向来紧闭的口风,终于有所拗动道,“要做标杆,要做所有人能看得到的高峰,你这个西游,可是我的牌面呐!”
  
  刘启荣这头微微肃然,王向川透露的所谓的标杆和高峰,究竟是什么意思?他在国内,还不算高峰?意味着要向海外扩展,这当然不是对外发行打通渠道的意思,因为这些根本不是问题。所以真正所指的……是影响力?
  
  王向川在谋划,或者参与了更重大的事情,需要自己拿成绩来背书,同样的,在基金会耕耘下陈一闻的成长,也让他看到了更多的希望?
  
  刘启荣挂了电话,思忖良久,忽而又一笑,那就等着石破天惊那一天的到来吧。
  
  ……
  
  陈一闻当然不可能真正的玩消失。关机超过两天,绝对就会迎来闫曼的灵魂踹门。而眼下要处理的,还有于飞扬亲自找上门来的事情。
  
  “事情是我那边老余泄露的,时代的人找他,溢价买他手上一个倒卖版权的公司几个版权,他就把你的信息透露了。他手上注册的空壳公司一直有在把我们的资源往外倒卖的事情,这回查了出来。这件事确实是我的责任,主要他是一直跟着我的,他父母,家里人我也都见过……我可以让他尝到苦果,但却没办法亲手把他送进监狱。”于飞扬又回忆起在自己办公室外面跪着的那个身影。
  
  “所以呢……”如果不是于飞扬内部泄露,时代集团也不会找到他的头上,找到智谷大楼,来到他办公室。这里于飞扬确实是要担责任。
  
  “但这终究还是我的问题,所以我想过了……”于飞扬递来了手上的一份合约。
  
  陈一闻拿过去看了,抬起头来看他。
  
  “我转让20%有棘轮协议的股权,邀你作为我们合伙人,这也算是一个补偿,但更多的,还是希望我们向前看。”
  
  于飞扬这份合约确实相当优厚,除了相应的股权授予,以及他所获得的摩天音乐董事身份,相关职务之外,还有他在摩天音乐的歌曲运营分成,都将以最优厚的形式获得回报。
  
  于飞扬这份合同既有看中陈一闻个人才能和未来潜力下注的意思,还有对这件事的补偿,因为摩天音乐犯下的错误,极有可能让陈一闻另寻合作伙伴,这是最大表现了他的让步和诚意。
  
  “倒不用急,你可以慢慢看合同,考虑好了给我说,我随时等待你的答复。”于飞扬敲了敲桌子,眨眨眼道,“对了,中午还没吃饭,以前老听小许和小宋说你们二食堂的饭不错,作为潜在合伙人,请我吃个盒饭不过分吧?”
  
  陈一闻带着于飞扬这位音乐圈大佬前往商院食堂吃个便饭,最后再把人给送出门,其实于飞扬今天到来,倒是让陈一闻有些心虚他会问自己的作品创作问题,作品的层次和创作者年龄的不符,但于飞扬对此似乎见怪不怪,这个圈子对天分的看中远超过其他的积累,所以于飞扬似乎并不觉得以陈一闻在校大学生身份,创作出那些发人深省或触动内在的作品有什么奇怪。
  
  见多了年少就成名满腹才华之人,单纯用年龄去制约事物的发展,眼光格局稍大的都能跳出来,于飞扬自然也并不狭隘。
  
  陈一闻松了一口气,其实除去要看合同内容详细条款之外,于飞扬这个提议,他也没有拒绝的意愿,一来摩天音乐有渠道,运营轻车熟路,而且大家相熟了合作,熟门熟路,陈一闻自己要拉起一个音乐公司,会耽搁很多精力,而在于飞扬这里,扣除那些运营成本,条款其实已经和独立音乐人自己发行歌曲收益差不多了。
  
  另一方面,摩天音乐旗下有很多虽不出名,但拥有潜力的音乐人创作者,陈一闻的歌本就窃自于另一个时空,不是单纯为自己收益,还能够带动起摩天音乐发展,给这些创作者以良好的平台,多少也让陈一闻觉得心安一些。
  
  ……
  
  ……
  
  综艺直播结束后的第二天相关方就为刘英举办了庆功宴。人们庆贺一位天后级唱将在国内第一综艺的洗礼之下正式奠基。今天之后刘英会迎来很长一段名誉的红利期,出场费商演费用会顿时跃升到至高档,会有无数节目的邀请函雪片般飞来,而她只需要从中挑选出优质的,巩固自己的地位和名望就够了。
  
  各大影视平台,电视上面不出意外会让刘英成为常客,所有围绕在刘英身边的人,都知道他们迎来了分蛋糕的时刻。
  
  到得此刻,刘英才有一种真正吐气扬眉,梦想照进现实的感觉。小时候跟隔壁邻居说自己想要唱歌成为歌星,吹下的那些牛,终于成了现实。父母和亲戚曾经的理解和质疑,在这里终于有了答案。自己终于可以在海边买一处房子,春暖花开。终于可以去很多很多的地方,体验很多很多的人和事。
  
  刘英看着面前的庆功蛋糕,还能想到自己在面临打压的决赛前夕,那无比大胆的一刻。那在全部视野中消失,引发各方揣测哗然的举动,现在想起来,其实也不是那么具备勇气,那么坚定的,仍然也会有后怕。
  
  周围在欢聚,为这场厮杀最终突围而庆幸感慨。
  
  大家互相抹蛋糕,刘英尝了一块,品尝胜利蛋糕的味道,是那么的香甜。她又突然怔住。
  
  心里有一股强烈的渴望。这份蛋糕按理说他也应该有一份。
  
  “程旅人”先生的陈一闻,也应该分享自己的喜悦和胜利,更别提这些都来自于他。
  
  “帮我拿个盒子过来。”她自己亲手切下一块,把那一块装进了助手递来的蛋糕盒里面,打包,系上了礼品带,而后她转过身来,对莫青道,“跟着订去青山的机票。”
  
  莫青心领神会,这回再不多话,马上照办,然后驱车把刘英送到了机场,“国航头等舱,你去可以直接登机,我这就回去了,明天中海有个活动,在那之前到中海就行,我去接你。”
  
  刘英点点头,夜色下,看到莫青开着车离开机场环岛,而她则提着蛋糕盒,登上了飞机。
  
  飞机离开地面向几万米的高空而去之时,在繁星的夜色中透过窗户看出去的刘英微微抿嘴,其实她还有一个小心思,之前决赛前夕跑去找陈一闻得到新歌,今天庆功宴,她不及享受就第一时间再跑过去,这不更说明了自己知恩图报,没有被荣誉簇拥冲昏头脑,以后他还有新的作品,自己肯定还能成为优先选择。
  
  这么想着,这位已经加冕的天后又在机舱里美美笑起来。
  
  ……
  
  刚送走于飞扬,陈一闻从正门往回走,就被人喊住了。
  
  旁边操场篮球区有不少人停下了手头上的运动,纷纷望来,人群中分出一人走过来,是张劲夫。
  
  这位法学院学生会主席声音柔和道,“一闻!刚刚就看到你送人出门,没喊你!”他之前就看出陈一闻身边那位是个身份地位不低的社会人士,否则也进不了现在的商院,只是现在陈一闻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实属正常,每个大学里都会有一些神人存在,譬如年纪轻轻就靠自己创业开上法拉利返校,或者说那些打辩论赛打到全国皆知,在技能大赛上拿大奖直接被巨头公司高薪签下的人物,如果说现在商院里面还有谁是这类神人存在,陈一闻绝对属于第一序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快看那个大佬 重生之大涅磐 星河贵族 灭尽尘埃 重燃 杨晟已过万重山